阿尔布今天有猫了吗

主御泽,墙头过多,偶尔有小灵感发文,喜欢开车【。发出来随缘】最近是疯狂迷恋钻A和小排球, 他们超好呜呜呜

《在棒球场寻求泽村的理会是否搞错了什么》——仓持洋一著

【对,这篇文作者不是我,应该是仓持(。)】

【短打,御泽交往为主的隐藏式all泽,仓持亲哥向,大概能算仓泽?光舟泽出现很少,领会意思就好!】

【可能是沙雕向,可能会ooc,仓持和御幸戏精附体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御幸一也,最近觉得,泽村荣纯在躲自己。

比如,某天御幸觉得好久没接泽村的球了,主动上前去问:

“泽村,今天可以接20球,特别服务哦~”

“不了御幸前辈!我已经和小狼崽约好了!啊我先走了约定的时间要到了!不可以迟到!”

“……”

又比如:

“泽村,要不要一起去看药师的比赛复盘?”

“不了御幸前辈!我今天下午已经和降谷一起看过了!我先去练习了!”

“……”

还比如:

“泽村,我可以帮你看一下挥棒动作呦,主炮的指导哦。”脸皮什么的,已经完全不要了。

“不了御幸前辈!今天仓持前辈要帮我看外野的接球姿势!我先走一步了!”

都说事不过三,御幸觉得第四天总该可以……

“泽村,要不要练习接球的姿势?”

“不了御幸前辈!今天小春要帮我指导挥棒动作耶!木棒春男的指导我超期待的!”

 

“……”……

 

御幸觉得非常气恼!

这个也好那个也好,怎么都在围着泽村转啦!

仓持还有二年级的也就算了,一年级的跟着捣什么乱啊?

不就是去了趟集训,怎么回来后就连泽村的球都接不到了!

没有和泽村互动的第五天到来了,所有人都发现,当天青道的第四棒主炮,没有自己去默默挥棒,而是整天都在用一种很可怕的表情站在球场中央大力挥棒。

“?御幸前辈受什么刺激了吗?”——这是大部分不明所以的一年级的想法。

“难道泽村惹御幸前辈生气了吗?”——这是以金丸为首的大部分人的想法。

“哈哈,让泽村远离这个危险分子是正确的选择。活该。”——这是仓持的想法。

以渡边为主的三年级则是“失去了泽村的御幸,真可怜。”的同情式想法。

“?御幸前辈今天好热血啊!我仿佛看到了雷市!”笨蛋泽村被队长豪放的打击吸引过去了,星星眼都飞出来了。

“……继续投球吧泽村前辈。”光舟面不改色的继续摆好了内角球的姿势。可恶,不能让那个阴险眼镜抢走泽村前辈的注意力。

“哦哦哦!在气势上我才不会输给那个眼镜!”泽村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,继续开开心心的投球。

 

……让我们把时间推到一周前。

 

一个休息的午间,仓持照例来到御幸桌前,照常聊些有的没的。楼下泽村刚刚体育课结束,一眼就看到了窗边的捕手和同寝前辈,标志性大嗓门立马高声大喊:“御幸前辈!仓持前辈!”顺带着夸张的双手挥舞动作。

“啊,那个笨蛋。”仓持嘴上嫌弃,却也觉得仿佛太阳照耀了过来,暖暖的感觉让自己都不禁上扬了嘴角。“别太嚣张了!快点滚回去吃饭!你个混蛋!”

“……可爱。”

“啊?你说话了吗,御幸?”仓持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形容词,转过头向御幸确认。

“……最近……泽村有点可爱啊。总觉得。”御幸托着腮,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。

“……哈?”仓持懵逼。

“如果笨蛋和什么人交往的话……”御幸顿了顿,糟了,不能让仓持发现自己已经在跟泽村交往的现实,说的隐晦点好了“……我是说如果,作为一个笨蛋,他会亲吻吗,他会……抱别人吗?很难想象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仓持,警灯鸣起。

“这个废柴一样的家伙怎么会问这种恋爱中的问题,还觉得泽村可爱……想抱……不会是……想挟持泽村跟他交往吧。”仓持心里默默进行了推理“从之前就觉得哪里不对……这家伙明显非常在意泽村啊,难不成真的是我想的那样……不行,泽村要是落到这家伙手里,只有被吃的份啊!”

聪明如御幸都想不到,仓持为了舍友弟弟居然可以敏锐到这种地步(虽然方向不太对)。

“为了泽村的贞操,我需要想想办法。”仓持在短短三秒内做出了结论。

“……笨蛋而已,怎么可能会恋爱啊。他可是连若菜的告白都看不懂的家伙哦,我还因为这个狠狠地揍了他一顿,太不解风情了。”仓持避开了话题。

御幸愣了一下,同时松了一口气,刚才说的太顺口了,没有经过思考,没有被发现自己在跟泽村交往就好。

至于不解风情的事,毕竟是因为泽村这家伙因为在自己交往嘛……想了想还有点开心。

看到御幸莫名突然有些得意的表情,仓持则越发严肃了起来。

“保护泽村,刻不容缓。”怎么可以让泽村落到这个家伙手里啊!

行动力和在球场上速度一样快的猎豹,首先找到了奥村光舟:

“……最近多跟泽村和降谷投捕一下吧,御幸要去集训,正好在这期间你们多进行配合。”这话可以说非常令刚升上二军的奥村振奋,毕竟奥村想要挤下御幸正选位置的目标可是从没忘记啊。

仓持跟奥村说完后,跟由井和小野也好好转达了一下。

捕手阵布好了,仓持决定去找一下投手们。

“泽村,降谷,你们没事的时候多研究一下复盘,不止要身体上的锻炼,经验和理论也是很重要的。啊还有一年级,也一起学习比较好。”总之,只要泽村周围一直围绕很多人就好,不要出现可趁之机就够了。

“噢!猎豹大人好有副队长的样子!比那个眼镜捕手靠谱很多啊!”居然还被泽村赞美了,仓持摸了摸鼻子,决定踹他一脚掩盖害羞。

接下来需要在其他方面也多多告诫。

比如带着小春跟自己一起,让笨蛋在其他方面也多多练习。不过,在跟渡边说,让他跟泽村多分析下配球的时候,似乎被渡边察觉了。

“怎么回事?最近泽村怎么了吗。”就是莫名觉得仓持有些多次一举,太过于关照泽村了,让渡边忍不住好奇的询问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”仓持想了想,隐晦的开口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不能让泽村太依赖御幸了。”

“唔嗯……”渡边若有所思。“好吧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不过御幸不在的时候做这样的事,总觉得回来后会很可怜。“队长回来后会很寂寞吧。”

“……”仓持脸上要爆青筋了。就是不能让御幸得逞啊!他还敢觉得寂寞!混蛋。不管御幸是不是有那种意味,只要是为了泽村的安全,宁可错杀一万,也不能放过一千。

 

……

 

好了,这就是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起因。

 

于是第六天的御幸也很寂寞。

寂寞到练习完都不想回宿舍。啊,这几天泽村连宿舍都不来,课都不上了,说是渡边那边在讲解之前比赛的情况。

御幸决定随便走走。

且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仓持在暗中观察。仓持不停的四处观察,决定要是泽村出现就想办法过去拉走他。

“不会是被讨厌了吧,为什么要躲我,虽说是在交往,但是相处时间太少了,自己又去集训……可恶,其他人又不懂我的心情,只知道跟我抢泽村……”御幸面无表情的在心里抱怨。

“御幸前辈。”

“!”御幸猛地回头,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小投手。

“!”仓持觉得自己该上场了。

“……御幸前辈在那边训练的如何,接了成宫……前辈的球吗!”泽村脸上带着谜之红晕,半是期盼半是纠结的表情问。

“……啊,是啊。”御幸咧起嘴笑了,终于能跟泽村聊聊天了,不管说什么,有话说就足够了。

“感觉……怎么样!”御幸仿佛看到泽村的柴犬耳朵都竖起来了。

“很好啊。”确实很棒,所以照实回答,顺便欺负他。

“……”然后泽村尾巴耳朵都耷拉下来了。真好懂,御幸想。

“说起来明天跟谁约好了?”已经不抱希望了,随口问一问吧。

“……小狼崽来给我接球,他和由井轮换,明天轮到他了。”泽村认认真真的回答。

啊,果然。御幸很郁闷。

仓持听了全程,对这个结果很满意,感觉时机也差不多了,慢慢走了出来。

“喂,泽村,不回宿舍在干什么。哦,御幸也在。”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装装样子吧。

“啊,仓持前辈!我总觉得最近的训练少了点什么!正在随便走走思考人生!”

“……该休息了笨蛋。”这家伙不会是想念御幸的接球了吧。

“……”御幸眼镜闪过一道光,仓持……这是在拉着泽村避开自己吗,不会是错觉吧。“噢仓持,出现的时机很巧妙嘛,我正要……”御幸脑中突然灵机一动,想到了最后的一项杀手锏!

“……我正要问泽村,要不要练习……numbers呢。”御幸脸上的笑容毫不客气大大的绽放,自己真是笨啊,早说这个不就完了。

果然,泽村整个人都快发光了:“御幸前辈!我要去我要去!今晚要把7号和11号完美的投出来!”

“哈哈哈,太贪心了吧笨蛋~”啊,小投手的眼睛都亮了,尾巴也摇起来了,真可爱。

“才不贪心呢!快走啦御幸前辈!”泽村欢快的恨不得整个人都拖着御幸走。

“知道啦。那仓持,等会再把你室友送回去哦。”御幸脸上的表情在仓持看来是如此欠揍。更气人的是,这两个人的氛围,仓持发现自己完全插不进去。

可恶!仓持咬了咬牙。眼睁睁看着御幸揽过泽村的脖子大摇大摆的走了,两个人头挨着越来越近,仿佛嘲笑了仓持这六天的徒劳努力。

“……我需要更缜密的计划。”仓持想。呵,在棒球场想寻求泽村的理会,混蛋御幸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。

猎豹大人这关,可不好过啊,御幸。

 

End


本垒之前【御泽】

【高三御幸x高二泽村,只有咬 R……18?】

【个人恶趣味是泽村给御幸咬,疯狂的萌点】

……短短两个小时老福特给我屏!蔽!了!

生气的走石墨

应该能上车

不行看这个,注意颈椎↓

https://shimo.im/docs/s5htNLERdbgDYb0c/

第二次告白【御泽】

【大概是职棒x大学生,想写意外有点弱气(?)的美雪和有点成熟的小天使?希望不太ooc】

【快出第三季了 大家都来吃御泽啊!我也来贡献力量!】

【想到梗就写了,所以写的超快,没怎么修改也不太成熟,球队用的首字母,欢迎评论区讨论指出意见~】

【文笔很渣,争取慢慢进步,还请见谅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啊,第二次。

泽村这么想着,良好的棒球队员的身体先于大脑反应,飞速躲到了楼外的自动售货机后面。

没错,这是第二次碰到了,御幸前辈被女孩子告白的场面。

第一次碰到这个类似的场景的时候,泽村吓了一跳,然后马上躲了起来。然而那一次距离太近了,御幸瞬间就看到一个毛手毛脚的笨蛋出现在面前,然后唰的躲藏。这番操作超好笑,于是在好好地听完女孩子表达爱慕后,一如既往的拒绝掉,就去转角把泽村拉出来逗了一番,说了“笨蛋也会有看眼色的时候啊”——之类的话,直到小投手眼睛都变成猫目,才满足的丢下炸毛小投手回教室了。

……

切,所以说怎么又让我碰到了!泽村全身戒备。

“这个女孩子也挺可爱的嘛,这个……可恶的池面眼镜捕手!”泽村一面腹诽,一面又忍不住偷偷探头,屏住呼吸去看两个人的情况。少女漫画不是白看的,再笨如他也知道,怎么可以去破坏女孩子美好又纯洁的告白场景嘛,像上次一样偷偷看一下就好了!

这次会拒绝吗?虽然御幸前辈好像除了棒球都超——迟钝……哼,简直就是个棒球笨蛋嘛!泽村脑内飞速旋转。

如果要是连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不要,御幸前辈喜欢的人,是要有多好啦。

……混蛋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爽?今天自主练习刚好轮到我,那就缠着御幸前辈多接十个球吧。

泽村靠墙站的笔直,按理说是自己很喜欢的少女漫画告白场景,按理说自己应该会兴致勃勃然后感叹爱情美好的场景,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?被告白的不是自己,为什么自己超级紧张?

一定是因为我泽村大人知道御幸前辈其实是个有点差劲的人——除了棒球啦——所以我应该在替女孩子紧张吧!

泽村满意的给自己点了点头表示肯定,开始听墙角——

“那个……御幸前辈,我一直有去看学校的棒球比赛,一直有给你们应援……”

——啊,感觉是个不错的姑娘,喜欢棒球的一定都是好人!

“……所以,我一直看着御幸前辈的身影……”

——嗯嗯,我懂的哦,我也是因为希望这个眼镜捕手接我的球,才来到青道了呢!

“……我对御幸前辈……非常非常喜欢,在球场上的样子,非常耀眼,非常帅气……”

——池面捕手这个称呼可不是盖得,确实打击的样子是有够帅啦,甲子园打出全垒打的时候才是帅呆了!……不对啊我现在干嘛要夸他啊!

泽村愤怒的揉搓自己的头,希望自己赶紧冷静下来,感觉自己正在和告白的女孩子达成了不必要的谜之共感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泽村听到御幸开口了,直白到近乎残忍的拒绝。

果然不会成功吧,毕业季的告白。

笨蛋泽村投手,在高二结束前的某个春日,第一次觉得自己拥有了一种复杂的感情。

对哦,御幸前辈和仓持前辈要毕业了。所以自己这个王牌正是该努力的时候呢,只是一次夺冠怎么够啦,我泽村大人可是要带领全队,在第三年也焕发光彩的!今年也要好好地和我的轮胎一起进步!

……

所以,我也可以跟御幸前辈告白吗?

 

 

御幸照例拒绝掉告白以后,走到楼前的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一瓶咖啡,咖啡还是一样的味道,自动贩卖机也在原来的位置,只是御幸不知道的是,贩卖机旁边的墙角,有一小块墙皮被蹭掉了,仿佛被谁带走了一块不为人知的小秘密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毕业那天,青道棒球队的众人吵吵闹闹在校园里放肆了一番,泽村因为有好好地被仓持及时十字锁喉,没有来得及迸发悲伤的情绪,导致大家都没哭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于是被御幸叫走拉到一个熟悉的自动贩卖机前时,泽村突然有点恍惚。几个星期前看到告白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只不过现在主角奇异的变成了投捕二人。

……如果我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现在真是个告白的好场景啊。

“今天没哭真不错哦,这才叫ace嘛。”

“你就不能好好夸人嘛混蛋御幸!”

“啊啦我可是前辈。”

“……御幸前辈有什么事快说啦,不是来损我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笨蛋如泽村,突然被风吹来的落樱吸引,没有发现御幸好像有点紧张的神情。但是御幸作为掩饰紧张放在西式校服裤子里的双手,出的汗已经不是正常可以形容了。

“……泽村,我先走一步了哦,职棒。”

泽村一愣,转头看向捕手。

“等你来职棒大闹一场,我可是很期待哦。”

御幸与平时完全不同、可以堪称温柔的语气,还有认真的神情,就算是泽村也看出来是真心话了。

“还有……我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,御幸前辈!难得也会说好话嘛!不过我泽村大人还要追随克里斯前辈去大学呢!职棒的话御幸前辈估计还不能看到我大放异彩哦!”

“……”

御幸觉得春天的风还是有点冷的,不然怎么手汗一下子都吹跑了呢。

“哈、哈、哈,这样啊,我还以为你会急匆匆的追着我给你接球呢,ace的觉悟呢~ Sa~wa~mu~ra~”

什么嘛,亏我鼓起这么大勇气想做个告白,被毁了啊。

御幸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拒绝太多次告白,这次轮到自己尝尝告白失败的滋味了——

“诶?刚才御幸前辈想说什么来着?”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两个人突然安静了片刻。谁都没有说话。沉默持续到御幸开始觉得,稍稍有点痛苦的时候,泽村终于开口了——

“御幸前辈,我的能力,还有很多不足。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我,还是应该好好地脚踏实地学习,大学棒球应该说才是我的起点吧。比起御幸前辈来说,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进入职棒的资格——嘛,虽然也有小球队找我啦!没有御幸前辈的D队那么厉害而已——所以我还是决定,先让自己在各个方面都成为一个成熟的王牌,我的目标可是有好好盯紧御幸前辈的队伍哦。”

御幸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认真的、闪着金色眸子的投手,这个太阳一样温暖的,耀眼到不行的家伙——真是一如既往地出色发言啊。这样的你……

“哈哈哈,来我们队的话,要补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哦,大学就这么几年真的没问题吗~”

“姆姆姆姆……我真是太天真了!还以为你会说好话!”

“哈哈哈,首先拉伸和冰敷可不要忘记哦~”

“……少啰嗦!才不会忘记!”

啊啊,和这个家伙说话,不到几分钟就会回到不正经的地方去。但是心里面的不安和难过已经完全被这家伙抚平了。

“……而且,御幸前辈,我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清楚,没有完成,我想弄清楚……”

从第二次碰到御幸前辈被告白开始就在思考的问题,可不是笨蛋简简单单就能明白的啊。我到底,对御幸前辈的感情是什么呢,我对御幸前辈的喜欢,会不会只是因为棒球呢。没有御幸前辈的我,我会是怎么样的我呢。泽村在心里默默说,只不过这些事还不敢让御幸前辈知道就是了。

泽村大人,在某些关于恋爱的方面真不知道是敏感还是迟钝啊。

“……在某些方面我可是不会输的!但是在我搞懂之前,还是想好好告诉御幸前辈,关于我的信念——我可是会追着你一直不停的跑的!”

啊啊,你这个家伙,还真是厉害啊。御幸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太阳晒化了。两个人仿佛都没有说出口的“告白”,但好像又相互小心翼翼的默契感……真是不可思议啊,御幸想。

“御幸前辈,我们的“作品”,会完美的带给你看的,你不好好练习的话,到时候可要接不到了哦。”泽村咧开大大的笑容。

“……可不要说大话哦,投出滚地球我可是会狠狠嘲笑你的~”

“……姆姆姆姆!!!”泽村咬牙切齿,什么嘛,我这么认真的表决心,这个混蛋捕手一点都不正经!

果然只有我自己那么喜欢他吧,混蛋御幸只是想逗我玩,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嘛。

……啊突然有点难过哎。

御幸看着耳朵尾巴突然都耷拉下来的小投手,觉得不能逗过头了,伸手揉乱小投手的头发,在泽村又开始炸毛之前,很干脆的把小投手拉过来,给了一个结实的拥抱。

“!!!”御幸前辈的身上有好闻的柔顺剂味道。

“那,再会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泽村偶尔会想起当年的那个场景,眼镜捕手笑着放开自己,转身离开的那天,那天风有点大,樱花很好看,那个人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和神情都跟平常不一样,很温柔。

今天突然又想起来是因为,自己被告白了。

……

其实总共来说,这是大学期间第二次被告白了,主要第一次过于魔幻——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飘来一张报纸,糊了还没有开口的女孩子的脸,导致女孩子丢脸地哭着跑掉——就算了吧。

“我有喜欢的人了,所以对不起。”泽村听到自己认真的、坚定的对女孩子回答。

没有御幸前辈棒球的第四年——高三那年目标明确、一腔热血的泽村王牌带着队伍又一次在甲子园大放异彩,虽然没有得冠,但是超棒的表现使克里斯前辈的大学给泽村大开绿灯,现在已经大三的泽村已经成为了很棒的王牌投手,正在为选择去哪个队伍而拥有幸福的纠结。

四年说长不短的时间,泽村有好好地看过御幸的每一场比赛——怎么说呢,思念只多不少——所以这个笨蛋用了大概两年的时间,想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“棒球友谊”。尤其偶尔看到发布会上,眼镜捕手用眼镜也挡不住的黑眼圈,也会让泽村有种念头——高中直接告白就好了,就算被拒绝,也想不要脸的陪伴他——这种想法又陪着他度过了两年。就算是泽村,也总算变得成熟了,不再大大咧咧的到处宣告我要做王牌——只是脚踏实地的,用自己稳定的信服的表现,让大家看到自己想做王牌的信念——只是学会了把自己的心意小心的放起来,偶尔和御幸的联络也只是聊一聊棒球,也只是收集所有御幸的新闻,聊以慰藉。

“……所以说D队的都不赏识我吗,我作为对手可是很难搞的!”泽村趴在床上漫无边际的翻御幸新闻的剪报——自己这样简直像个跟踪狂一样。

其实说起来虽然两个人都在东京,但确实很少见面,偶尔几次御幸有来看自己的比赛,御幸的比赛自己几乎也一场不落的去看,但是真正说上话的时间却很少。所以要有什么理由去见御幸前辈呢,突然告白是不是太奇怪了,之类的想法,在泽村脑海里上演。

啊啊,主要没有合适的时机啊。泽村用脑袋疯狂锤枕头。

但是好想见他,今天也想,明天也想。

泽村红着脸把头埋进枕头里,都怪今天被告白了,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,明天明明还有决赛。

才不会因为恋爱搞砸棒球!泽村莫名气呼呼的睡过去了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啊,克里斯前辈。”

“喔,御幸,差点没有认出你,好久不见。居然在这里碰到你。来看泽村吗。”

“哈哈哈,是啊,也没有好久不见吧,上上个月我不是也来了吗……今天也巧,假期碰上泽村的比赛,有得看了。”

克里斯看着御幸,更有棱角的成熟脸庞还是很帅气,举手投足也更加沉稳,带了帽子和口罩的简单伪装让人看不出这是大放异彩的职棒选手,重要的是,御幸今天看起来心情超好。

不仅是因为久违的假期……以及,自己从球团听到了一个好消息。

没有约定过的“约定”,大概就是现在了吧。以及,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,亲自上阵的自己,决定……。

手已经开始出汗了。

……

泽村今天状态好到爆,成熟的投球和越来越有长进的打击,让御幸也不禁想站起来为给他应援。一如既往地太阳光芒,少了几分放肆,多了几分沉稳的泽村,其实御幸一点也不陌生。

毕竟自己可是有时间就来看他,像个跟踪狂一样。

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好几次都没有机会说上话。自己假期也不多,这四年看着小投手快速的长大,还是觉得不够看——

今天想看见他,明天也想。

胡思乱想期间,泽村连续三振打手,整个球场都沸腾了起来。比赛在最后泽村的投球压制下,没有给对手反超的机会,6:4赢得了西区第一。

泽村在开心的大笑,队友们扑上去抱他——他们举起了太阳。记者,摄影机全都对准了这个优秀的投手,全日本都能看到他有多么棒。

“现在只有我抱不到他。”御幸心里酸酸的。

球队收拾完快接近黄昏了,御幸和克里斯等在疏散口,终于看到了泽村和他的队友们

“啊,克里斯前辈!师父!!!”

……还是先看到克里斯前辈啊……御幸心里很吃味。

克里斯前辈走上前去,笑着表扬了一番泽村,就离开了。

“mi……大家!我还有点事情!我先去离开一下!”泽村和队友们告别,向远处的御幸冲过来。

“诶,去哪里啊泽村!”

“泽村前辈一会有庆功记得要来!”

“……那是不是御幸一也?”

“……诶?泽村、御幸一也还有克里斯前辈确实是一个学校的!这么说来?”

“啊!泽村你太狡猾了!”

“御幸一也!?”

在大家混乱之前,泽村王牌眼疾手快拉着御幸就跑掉了。

“混蛋御幸,你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啦,差点被发现啦!大混乱就糟糕了!”泽村拉着御幸跑到学校的银杏树林里,扶着树干职责职棒选手。

“……我可是冒着危险来看你哦,居然还骂我,我可是前辈哦。”跑的太急了,御幸喘着气装委屈。

“……”其实泽村超高兴的,因为不敢喊人气选手的名字才先跟克里斯前辈打招呼,而且也有点私心想和御幸单独说话——毕竟昨天朝思暮想的人,今天就出现在眼前,泽村觉得自己该去寺院当吉祥物。

泽村脸红红的不敢看御幸,心里面想法超多:

怎么办,现在气氛超级好,获胜的冠军队,黄昏的小树林,已经确定的自己的心意,来不及说出口的告白……

“御幸前辈,我今天用实际证明了自己成为了值得信赖的男人。”一念之间,泽村开口了。

“所以我现在有资格成为真正的棒球职业球员了……我希望御幸前辈可以继续接我的球……”下定了决心开口就好办了,直球一个个打出来,泽村的眼神也很坚定,闪亮的金色眸子正视着御幸。

“……”这家伙,又抢在我前面说些有的没的。御幸无奈又好笑,赶在泽村下一次开口前,一把捂住泽村正要喋喋不休的嘴。

泽村:“???”

这次我必须说出来——我还真是燃起了奇怪的好胜心——都怪泽村。御幸想。

“你听好,泽村。”

“你每次的成长我都有看到,我承认你值得信赖。”

“但是我今天要说的不止这个。”

御幸咽了咽口水,自己耳朵开始变红了,不知道会不会被笨蛋发现。

“……D队很快要给你发邀请了,我今天来是希望能亲自给你带来这个好消息。”

泽村眼睛睁的超大。

“……以及,不仅是球队的期盼,我个人也……期盼……你能加入这个队伍。”

“……于公于私,我都希望你……一直在我身边……投球”

“……”糟了是不是不应该加投球两个字。

“泽村,你愿意和我一起继续打球吗。”

御幸一也,第二次正经(又转弯抹角的)表白结束。安静的树林听到了所有的话语。

……

泽村愣了半天,笨蛋开窍了,他听懂了。

泽村笑了,伸出了左手:“我非常乐意加入D队,御幸前辈,在我被球队告知之前,我们两个人先握个手吧!”

“?”御幸还在紧张呢,听见泽村这么说,不太像是自己想听到的答案,虽然心里有点懵有点慌,但是还是伸出了左手,然后——

泽村在握住御幸手的瞬间突然发力,就是御幸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招——更何况是自己的非惯用手——一下子被泽村拉到了一个超近的距离——

两个人的眉眼以非常暧昧的近距离贴近,御幸微微低头,满眼只看到泽村的大眼睛。

“所以说,御幸前辈刚才是在告白吗。”泽村用认真的、含笑的眉目问道。已经不用再怀疑、再纠结了,我对这个人的执着,就像这个人对自己……

御幸终于也笑了,看到泽村天真又强势的姿态,加上两个人天生的默契,已经什么都不用再说了——

所以他给泽村的答案,是捧起泽村的脸,给了一个唇齿间的吻。

 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!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出来,两个人第一次告白并没有猜到对方的心意,但是还是一直喜欢着,直到第二次告白,两个人才明白了从很久之前就相通的感觉……好像太复杂了,管他的,总之就是个快乐的小短文!

我一直觉得,泽村虽然笨笨的,但是他很明白,很多事不能仅凭感觉去做【感情上的迟钝就用同人文弥补吧】所以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好孩子!希望我写出了这样的天使感!